[雜感] 永遠不習慣。

讀奇點大學創校者之一 Ray Kurzweil 的書《How to Create a Mind(中譯:人工智慧的未來 – 經濟新潮社出版)》,裡頭說到,人的大腦裡光是新皮質的部份(也就是皺摺的那層,厚度約 2~4 公釐)就有 300 億個神經元,而每 100 個神經元又構成一個「模組辨識器」,也就是說,人的大腦新皮質大約一共內含 3 億個模組辨識器,而每個模組辨識器,其實都儲存了我們對一些基本環境、社交、氣味等等外界與內在反應的「輸出/入模式」,根據 Ray Kurzweil 的說法,你越是生活得久,經歷過越多事,閱歷愈多,酸甜苦辣,都再再地建立了每一個模組辨識器的個別強度,以及每個模組辨識器跟其他特定模組辨識器的關係。也就是說,當你很常一段時間經歷某一種類的事之後,你多半會建立某一種模式反應,也就是中文裡所說的「習以為常」「熟能生巧」。

大腦長繭

回想自己創業過程中所經歷過的大大小小事件,有錢的事,有人的事,有產品進度的事,也有轉型正義不正義的事。這些多多少少在過了兩三年後,突然發覺自己在腦區的某個部分有一種像「長繭」一樣的感覺,有些進展不再那麼高度反應或是開心到爆表,有些衝突或挫折也不再那麼沮喪或失落。腦袋長繭的感覺,說不好也是蠻不好,但對於維持情緒的平坦,專心的做好一些事,還是挺有幫助。

然而,最近的心得是,終究還是有些事,幾十年了一再地來去,卻總是沒能建立起什麼樣的模組辨識器,一股腦兒的提不起勁。例如 – 所謂的政治手段(Play politics)一類的,即便一再地遇到,一再地在杏仁核(Amygdala)裡選擇究竟是要挺身而戰還是逃走,最終都還是沒能訓練起相關的能力,沒有辦法喜歡,也沒有辦法因為一再地討厭而「大腦長繭」變得不討厭,也沒有因為持續地討厭而衍生出能夠與之對抗的能力。

真是討厭。

即便如此厭惡這些,對於大腦一直對某些特定事物沒有長繭而感到厭煩,然而從剛才就一直趴在旁邊的那隻貓,卻依然沈沈入睡,而且睡得如此香甜。

FullSizeRender 10

VN:F [1.9.22_1171]

1 Comment

  1. Fox Hsiao 2 年 ago Reply

    (要繳下篇稿了嗎 XD

    VA:F [1.9.22_1171]
    0

留言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