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陳為廷同學的質詢或備詢,我的單方面看法。

2012.12.8 更新

壹電視專訪了陳同學 16 分鐘,我決定收回先前的 “蠻討厭" 三個字,以陳同學的成長背景和經歷,以及他所努力理解的、努力做過的一些事情,我認為我沒有資格去說太多。

以上。

以下,(是舊的,發表於:2012 年 12 月 05 日 03:59:45)

關於這次清大陳同學"激烈備詢"教育部長的事件,網路上實在太多資訊了,包括張大春的評論張大春支持的評論彭明輝的評論不知道哪裡來的評論,以及很多很多 Facebook 上始料未及地多的朋友們發表的評論。

但重點應該還是回到,那關鍵的15分鐘。

老實講,我蠻討厭陳同學的說話方式,強勢,而且手勢不斷,但我還是稍稍比較站在他這邊,理由很簡單,他是學生,這就是他做錯什麼都有得以被原諒的理由與充分要件。當然他也有反省的責任。

教育部長是大人,而且是教育這些孩子們的部門的部長,沒有公然說謊或太多犯錯的空間。如果部長真的曾經對外公開說「我最支持學生參與公共事務,若學生參與的是教育政策相關運動,我會到場關心。」然而實情卻是沒有,那麼,如果我是陳同學,我懷疑自己是否能做得更好,我是不是真的能夠忍住情緒,去合理化一個掌管國家教育制度的人– 公然說謊。

再說一次,我並不喜歡陳同學的表達方式,對他所說的「反對教育商品化」也不盡然贊同,對於「反對媒體巨獸」也有自己的看法,不過,我覺得當一顆雞蛋難能得到了撲向高牆與之對話、表達不滿的機會,我想我應該可以容忍雞蛋的些許無禮、沒有計畫和不夠冷靜。

雖說,村上春樹的雞蛋與高牆並不見得能夠用在這裡就是了。

 

另外,

網路上有人在問

[選擇題] 沒禮貌和說謊,那個比較過分?

我覺得,如果說謊是一種禮貌的話,那麼確實是沒禮貌比較過分。

參考書籍:

我是人,所以我說謊:潛意識、演化及社會文明如何教我們說謊?
不說謊,我們活不下去!

9 comments

  1. 看了很多相關的討論以後,我突然想起寶博士的一場演講裡所說的,做就對了。或許我們社會需要有更多的包容性,尤其是我們已經看不到大刀闊斧勢在必得的改革了,應該多給這些努力默默付出的人,給予支持。

留言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