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紀念] 今天,一起讓六四佔滿網路世界的廣場,好嗎?

“那一年的這一夜,我在宜蘭礁溪的明德班深夜的營房角落偷聽著北京廣場上的轉播,關心著跟我一樣年輕兄弟的熱情與命運,那是我這輩子最「心向統一」的一刻,還清晰記得那時心底的期待與樂觀。當然,第二天,強權選擇了不同的歷史方向。。。明天,一起讓六四佔滿網路世界的廣場,好嗎?"

– 來自我非常喜歡的一位中研院社會所 Jerry 鄭陸霖 老師。

這段從臉書上傳來的文字讓我非常感動,也點醒了我。
說不定,我們能一起為六四做件小小的事…

「臉書廣場佔領計畫」

自由挑選一個和六四有關的連結,並分享至臉書 或任何一個網路世界廣場;並以 「那一年的這一夜」為句首,和這個世界聊聊,當時的你/妳 在做些什麼。

* 以下便是我的版本

轉貼:「書之驛站-王維林

短網址:http://wp.me/pdYql-1MI

那一年的這一夜,我八歲。說真的,並沒有什麼太鮮明的印象。幼年時對政治時局的最早印象,來自蔣經國逝世的那一個晚上,依稀記得客廳裡的電視,和上頭播放的模糊影像;大隊人馬和黑頭車 之類,總之,那是我對"新聞"或"時局"一類事件的最早印象。六四事件,發生在那整整一年之後。

說也奇怪,對六四,我幾乎沒有任何記憶或者景象。沒有客廳,沒有電視,沒有模糊的畫面,也沒有父母的討論和言語。對我而言,六四是個只用圖像和文字建構起來的事件,裡頭並不包含太多的記憶和情感

今年我31歲。我關心六四。理由,只來自於一幅簡單的畫面:

高解析圖片來自:http://www.greenradio.hk/files/198964.jpg (備份於本格

如果有一個世界,能讓一個(或更多個)脆弱的靈魂 堅強的肉體(或反之),挺身對抗如霸權一般堅硬昂揚的鋼鐵,那麼他們勢必有著無庸置疑的理由,二十三年後今天的我們當然也無須懷疑他們的理念以及那樣的一個事件– 需要被關心、被傳述與被記憶的理由。

敬請參與,「臉書廣場佔領計畫」

點一個連結,將網址複製貼上分享到臉書,並留下「那一年的這一夜」我們的集體記憶,在網路世界的廣場之中。盼妳/你一起共同參與這個計畫。

*以下是一些可用的連結分享,將持續更新(歡迎留言提供):

  1. http://yvonnefrank.wordpress.com/2012/06/01/王維林/
  2. http://zh.wikipedia.org/wiki/王維林
  3. http://www.epochtimes.com/b5/5/5/31/n938787.htm (「專訪方政:六四坦克從我雙腿碾過…」)
  4. http://forum.sina.com.hk/viewthread.php?tid=62752 (偏激,但圖多)
  5. http://youtube.com/watch?v=0FFAYOGglYM (89年"六四"王维林只身阻挡解放军坦克完整录像

  6. (敏感詞)(敏感詞)(敏感詞)
    來自:攝影札記 Photoblog.hk / http://on.fb.me/KtGnv0

  7. “When you see it"  – form http://imgur.com/gallery/d5GUV

  8. 《坦克人》 (The Tank Man, 1.5小時完整版, 中文字幕版)–來自 http://youtu.be/zZwzbjfqQjI

  9. http://www.youtube.com/watch?v=HTmceCnhOTc

  10. 樂高版 LEGO 王維林– 來自 http://www.wretch.cc/blog/alex555/30648262
  11. 六四民運人士李旺陽突然死亡‎,疑被“自殺”‎  (1)(2, 3 含圖片-慎入)

今天,一起讓六四佔滿網路世界的廣場,好嗎?

*對於懶得複製貼上的人,你們可以直接從底下的臉書回應欄裡留下「那一年的這一夜,」為首的一段文字,也算是參與了。 🙂

 

 

留言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