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感] 兩點心得,心得兩點

(最近越來越愛思索文字安排的順序了,所以標題…)

兩點思索:

  1. 那些為自己的生活訂立許多規則的人,什麼上床前一定要將牛仔褲脫掉,踩上地毯一定要脫拖鞋,洗澡一定要睡前洗不能睡醒再洗,穿過的衣服不能再穿之類的。你只有兩種可能性:a. 某種輕微而無傷大雅的小小強迫症,b. 你一定是生活當中缺乏太多比這個(這些規定)更重要的事情和目標。當年國父11次革命推翻滿清,我就不信他有時間在乎自己什麼時候上床洗澡。也從來沒有聽過哪個偉人傳記或偉大歷史事件背後的推手,他們的故事訴說著什麼強迫性的生活規則。林肯沒有,比爾蓋茲也沒有,後者甚至總趕在最後一秒出門,在車裡換上前一天穿過的西裝。

    Steve Jobs 的故事比較不一樣,我們改天討論罷(逃)

  2.  剛蹲在廁所看了這次新出的村上春樹雜文集的第一篇,還沒看完就好感動啊。故事,就像魔法,小說家用來作為「白魔法」使用,那些新興宗教則拿著故事作為「黑魔法」。在看不見的漆黑森林裡,其實這樣的對抗是相當激烈地存在著。這和我近幾年的感受和猜想一樣。任何宗教,其實都是一種故事吧,透過強烈的故事性,補上人們心中的洞 也填滿那永無止境無法填飽的假設性的廣場。我也要用同樣的魔法,故事的魔法,白色的那種,與之對抗!

以上。

又回到一邊打著以為會是短短的文章,打字的手不斷加速,卻又一直瞄著電腦螢幕右上角飛逝的時間–那樣的日子了嗎?。試試看吧

留言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