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技] 小白兔情緣(續)

[雜技] 小白兔情緣(續)

[ppw id="976943″ description="" price="1″]

續上一篇「小白兔情緣」,理應斷在那個結尾了剛剛好的,只不過,一時好奇心起,查了查電腦裡頭1,184筆聯絡人的資料,試圖找出當年那個小白兔美眉是何許人也,會不會我那所謂的小白兔情緣其實只是夢裡發生的情事。怎麼想,都覺得深夜裡在汽車旅館傳簡訊給小白兔文青唱片的店員,而且還收到和洗澡有關的回音,真是一件太詭譎的事。

翻找了一會,小蔡?好像不是,想破頭就是想不起來,只好用凌厲的眼神試圖從一千多個奇形怪狀的名字裡找出可能一閃即逝的那名字。從最後一筆往前捲動啊捲動,就在快要放棄,往回捲到清單開頭的「小」字部的時候,霎那間映入眼簾– 小戴子…對呀!是 小戴子沒錯!

鼓起勇氣,把名字放到 Google 上頭搜尋了一下,第一筆資料就讓我震撼:

音樂專欄成員介紹之二小白兔唱片行戴子店長 – roodo – 樂多日誌

blog.roodo.com/superagogo/archives/7391213.html – 頁庫存檔

2008年10月27日 – 前幾天AGOGO在樂多日誌的左鄰右舍隨意閒逛的時候,突然看到一篇「我們台灣人的樂園在哪裡?」,瞬間跌入回憶的漩渦裡~遙想當年…

什麼!!?店長!?小白兔唱片行的店長?

有沒有搞錯?

難道說,當年不知哪來熊心豹膽偷到的電話竟然不是只一個打工妹而已,還是個店長。雖對文青唱片行的倫理不甚了解,但再怎麼說也是得要深入到文青音樂圈核心地段(的孩子)才有辦法當到店長的吧?就如同當年打工的地方王品台塑牛排的店長得要最會端盤子一樣(笑)。

點進去方才那個搜尋結果,驚喜發現裡頭資料完整,有部落格還有相簿,於是連了出去到小戴子(不知道網路上都說是戴子為何我的是小戴子,但電話真的沒錯喇,一支手機一支市話,市話真的就是小白兔地下一樓的窟呀)部落格。最新的一篇文章–其實不一定很重要,講的是 Radiohead 來台,果不其然,瞄一眼右上角的文章日期,媽呀,January 10,2012,才幾天前而已。

不是很能夠清楚表述這種感覺,一個遺忘了可能五六七八年有的角色,說角色有點怪,但也不能說是生命的過客,總之,就是一個要過電話傳過簡訊的ㄇㄟ,在多年後自己才突然醒悟到對方的社會地位(笑),應該說,社會角色吧,也才突然佩服起自己當年何來的傻勁,然後這樣一個幾乎在腦海裡沒有作動的人物,突然間活現在網路上,一個還在運動的部落格裡。

其實,這還不是最讓人感觸的,看了那篇 Radiohead 來台文章,才真是悲從中來,好喇,沒有,總之,就是一種很脫軌的感受。我以前是那樣– 一個傻傻的不知小白兔和小白兔的ㄇㄟ的孩子,以及現在是這樣– 一個耳朵裡塞著萬能青年旅舍,iTunes裡頭有104美元的偽文青,而她,以前是個其他文青口中「貝斯手,長得很可愛的戴子」,現在卻也不能說放棄音樂了但進入了登山的領域

只能說,不知道,不勝唏噓這成語,現在能用在這兒嗎?

以上。

[/ppw]

[雜技] 小白兔情緣

[雜技] 小白兔情緣

突然走進了師大的小白兔

[ppw id="976981″ description="" price="1″]

好久沒那麼文青,一切都要怪聽了一整天的萬青(文青對「萬能青年旅店」的稱呼)。聽了一整天,看著手裡iPhone充斥著亂碼的萬青專輯曲目(想當然爾是一切都是因為下載的緣故…)導致Google來的萬青樂評完全看不懂,什麼殺死石家莊什麼胸口碎大石,哪首小號甜美貝斯激昂,一整個無法進入狀況。

一咬牙,就到了小白兔。

走進去一陣歷史的浪潮襲捲而來,誰的歷史?我的歷史。我的小白兔情緣。不用說當年是哪個少女帶我走進The Wall小白兔,而是突然想起當年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竟然想偷把現在想想該是文青才得碰觸的小白兔店員,而且還要了電話互傳簡訊!!

小白兔對當年的我而言只不過是個賣唱片的地方,只是不知為何人總是那麼少而且沒賣陶吉吉。小白兔店員於我而言就是個小白兔!不知天高地厚不知道用了什方法跟她要了手機號碼,接連幾天還通起了簡訊!?詳細內容和步驟我真的記不得了,幾乎一丁點也想不起來,如何開口的也一樣模模糊糊,隱約只記得好像去雲林之類的南部地方參加研討會,住在汽車旅館裡窮極無聊,躺在床上的時候,一邊看著旅館的色情電影一邊和長相酷酷但應該是個美人的小白兔美眉傳簡訊!其中一封她傳的「剛回到家了,正要去洗澡」好像,應該,是這樣。

那是個還沒有啾咪的年代。

待續

[/ppw]

【轉】只放拖鞋的鞋櫃: 小談 2012 政黨票

http://walkingice.blogspot.com/2012/01/2012.html

朋友寫的懶人包被讀者舉手說–怎麼沒提綠黨支持廢死?朋友認真上網卻遍尋不著哪裡有說台灣綠黨要廢死,所以決定不加以修正:

「無論是選舉公報、綠黨的網頁或是宣傳,我都找不到廢除死刑的實質政見,因此我也說不出支持廢死請投綠黨,或是反對廢死請不要投綠黨,對我而言,公開承諾的事情應該要持續追殺,沒有白紙黑字的事情,我當作它從未存在。」

沒有想到,反而是綠黨黨員Andrew跳出來誠實說明:

「我是綠黨的黨員之一,從幫綠黨固票的力場,本應該模糊帶過,不過我覺得政治選擇要誠實揭露,所以來跟不熟悉的朋友談一下廢死政見。

綠黨跟其他政黨很不一樣之處是全球的綠黨是有一套制度在維繫全球串連的,全球的綠黨決策機制做成的決定對各國都有一些拘束力。2001年4月在澳洲坎培拉曾經通過一份文件「全球綠色憲章」,大致提及了全球綠黨要遵守的幾個重要政策。

6.10 「要求世界各地廢除死刑」

所以廢死是一個綠黨非常清楚的公開政策,不論支持或著是不支持,都請選民加以考慮,謝謝。」

這個回應的舉動本身 與回應的內容 都讓我感動。

整個文章和討論的過程是那麼樣的理性對談、實事求是,我實在樂於看到台灣網路/政治/或網路政治 的生態,繼續往這樣的一個方向前進。

而我的回覆會是:

「Dear Andrew, 我不喜歡所謂的「全球拘束力」,但您的回應讓人感受到選舉活動中難能可貴的誠實正直,我或許不會因為這樣投你們,但至少印象分數你們拿到了。」

[日日記] 近來很文藝,綠葉發花枝

[日日記] 近來很文藝,綠葉發花枝

好吧,我承認標題的後半句是硬(加)上的,即便看來挺合。

發現自己好像總是一陣子一陣子在渴求著不同的東西,像人爬過沙漠之後會抓起水瓶起來一陣猛吸一樣,只不過好像總是有爬不完的各式沙漠,爬出來後又猛吸著不同的東西。一下子突然會想吃很多美食,或者過一陣子突然又想要每天都看些 Porn Video 做些 Porn Jobs(寫成英文這樣就會比較高尚嗎?XD),又或者一下子連續好幾天自己跑去看晚場電影…

最近這幾天,或許算是爬過了文化沙漠吧,爬出來得救後,不停地吸收著化汁。先是看了厚厚一本村上朝日堂,然後又去誠品補了好多本,抬頭看著誠品一整櫃的村上春樹,想到自己還有那麼多還沒看過,覺得很滿足。(在倪匡停筆以後,我就只剩下村上了(把他們放在一起,會很衝突嗎?)),最讓我意外的是這個週末還看了 Annie Hall,並萌生了要把 伍迪艾倫的片子全補完的念頭…

好久以前就知道這部電影,一直也沒啥特別興趣,但不知道為什麼就是這週末想要把它看了。或許是 Midnight in Paris 之後的效應吧…

最後,分享一下我現在的桌布畫面,是 Annie Hall 裡接近片尾時的一個場景:

真美。

 

[日日記] Today is nearly a perfect day!

Today is nearly a perfect day!

早上到世新聽了這學期實踐課程的期末報告,有幾組的東西很不錯,看來至少一兩個學生有學到東西獲得收穫。

下午去辦公室,看到很棒的新版Linkwish的成果,自己做的新版UI的一些細節改進也經過大家的討論,進行得還算順利。

晚上去23設計參加demo party看了很棒的live coding表演。

結束後自己跑去京站威秀看了福爾摩斯2,散場時本來想再買張票繼續看第二場,原先要買1:10播映但想買票時已經1:40的龍紋身少女,一番折騰,櫃檯動作慢,加上內心想要來場小小冒險之類的,就閃過了一個工讀生的防守,在開了好幾扇已經散場的影廳門之後,還真的給我找到了播到一半的龍紋身,然後我就很過分的沒有付錢進去看到結束。心得是,雖然可能和原版有些不一樣,但我還是覺得如果是付同樣的錢,幸好我買的是福爾摩斯的票。

總之,今晚看了兩個大師的電影,一個達芬奇,一個蓋瑞奇,兩個導演都導過我最愛的片 Fight Club 和 Social Network。真不是一個爽字了得。最後散場時,收到世新學生的信,裡面有好長好長的她們與我討論過後的心得感想,內心覺得很高興。回了她們信

「看到妳們的信我很高興,也很感動,我給的一些不著邊際的想法,如果能促使妳們思考一些事情的話,那就太好了。在這個時代其實還是有肯用心、肯思考的大學生嘛!(笑)…」

結論依然還是 Today is nearly a perfect day!

[日日記] 新年新希望,舊事舊回顧

今年跨年前想做的事,就是把一些2011年做的事情做一些整理,包含一些論文致謝拉~講稿之類的,畢竟都好好地把網站轉移到新的主機,應該可以正常一陣子…

此外,當時一回味沒停住,就回味到一些更舊了的事情,或許也會補上一些。當做紀念回顧,也當作是人生繼續向前邁進的一些行前準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