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宅˙Geek 寶心得˙dAb's Mind 行動裝置˙Mobile 設計˙Design 雜感˙Other Think

好高不騖遠– hTC、台大和我們都需要的事。

「從hTC今天的提案裡,我感覺不到他的合作誠意,因為他們根本不講自己在做些甚麼;我更不認為他們目前從研發方面去救亡圖存的執行方法是對的,因為有一些讓手機更好用所應該做的研發工作,他們連提都不提,讓我覺得很納悶,hTC到底想往哪裡走?」

出自– 台大資工洪士灝老師部落格「hTC 來台大 call for research proposal

我是洪老師部落格的長期讀者,但我真的不希望洪老師這樣看待此事。

首先,關於hTC的小氣,我猜對hTC來說,一個校內非正式、未簽訂NDA的會議,大概本來就不可能也不應該講他們自己在做什麼罷?萬一說了,結果被Po上網,反而這位主管還可能丟官。不過我不在場,所以細節也無能確定,如果這場會議是有簽訂保密協定的,那就另當別論。

其次,我想討論一下關於好高騖遠的問題。

我猜,假若我是hTC的主管,或許我也會是那個好高騖遠的人。所以我想為這位hTC主管,說一些話。

花拳繡腿不是沒有用

要把手機做好,不一定是只有更省電更快或者更輕更薄才是一切,如同當年的iPod,更省電、更快、更輕更薄–都有,但不能不提的,也是那個在產品設計史上被記下一筆的花拳繡腿– iPod click wheel

你當然可以從結果論,說 iPod click wheel 不是花拳繡腿,但我認為在產品真正推出之前,沒有人知道它會為一個產品、和一個產業,帶來那麼大的改變。

我覺得做”非花拳繡腿”的人,應該要能夠尊重”花拳繡腿”的潛力跟價值,兩者一同合作,才有可能推出改變產業的東西。

“好高騖遠”也是一樣

我認為這個時間點,”不好高騖遠”的人,無論如何都該和”好高騖遠”的人一起合作,兩者彼此拉扯,最後來到一個比兩者獨立運作都要來得更好的結果,這樣才有未來。

好高騖遠的人獨立運作,就是沒有成果,這點我自己很清楚,所以我拼了命的要跟別人合作,為彼此帶來價值。
不好高騖遠的人獨立運作,你就是在賭一個十年寒窗無人問,最後很可能做出一個被人家「好高不騖遠」的合作團隊輕易幹掉的東西。

好高不騖遠,花拳不繡腿

撇開hTC是一間中國公司還是台灣公司,我就是希望有一間有能量,有知名度,有好產品,有好員工,能帶來工作機會和產業原創力的公司留在臺灣,所以一直以來,我都希望hTC可以更好。我更希望台大可以更好,台灣可以更好,是時候放下身段,彼此校正,不好高騖遠的人和好高騖遠的人說說話,握握手;腳踏實地的人跟花拳繡腿的人學點經驗,一同合作、對話。

這樣才有可能一起做出偉大的產品,在這樣一個小小地方。

作者: dAb

葛如鈞。1981年生於臺北,台灣大學資工博士,奇點大學見證者,前瞻科技傳教士,現任職於台北科技大學互動設計系 專任助理教授。

在〈好高不騖遠– hTC、台大和我們都需要的事。〉中有 1 則留言

留言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