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日日記-2012-06 雜感˙Other Think

[雜感] 為何誠意不能帶來快樂?為何邪惡總是比正義更努力?

讀商周文章 – 羅傑.道森,成交還能讓對手自認贏了。3M、奇異指定講師的談判四招–有感。

圖片來自商周– 光靠談判,就能幫公司一年增加四億五千萬營收,他是名列全球不到百位演講「名人堂」的成員道森,在九月即將來台,傳授三十年的談判心得。(攝影者.楊文財)
圖片來自商周– 光靠談判,就能幫公司一年增加四億五千萬營收,他是名列全球不到百位演講「名人堂」的成員道森,在九月即將來台,傳授三十年的談判心得。(攝影者.楊文財)

以下心得文有些太長,也未經太多思考,請慎入。

面對談判,我通常是那種以為「誠以待人」是最高原則,也是最符合人性道德的人。但最近突然了解到,人性(或者人心),有時候並不是「誠」能夠 取悅 的。「取悅」這件事,並不一定能夠透過「誠意」將之最大化,反而是”誠心誠意地”調整”誠意”釋放的量和程序,或許才能將「取悅」的效果最大化,讓談判的對方最開心,而自己也保留(或得到)最多的利益。

例如,有人跟我開價五萬做一件事,如果我手上有十五萬,我會跟他說,那不然十萬好了,希望你做得好,做得開心。但事實是,他還是只會做到跟拿五萬差不多的水準,而當你多做要求,他並不一定會看在你多給他五萬的”誠意”上,而用更好的心情做出更好的成果。

有人跟我說,談判應該要是,當他跟你說五萬的時候,你要說,好,那就五萬,然後準備最後結案時(無預期地)給他多加三萬,很可能你還是會得到差不多水準的成果,但他最後拿到八萬元的快樂很可能比一開始就拿到十萬還要開心,而且對你更加感激。

老實說,聽到那樣的說法,我很難接受,但是心裡是認同的,而且一邊咒罵人性之X一邊感到認同。因為可以想像。
只是,一直不覺得自己有辦法做到這樣。
因為我總是那種你給我五萬,我就做到八萬,你給我兩倍的期望或報酬,我就做三倍奉還給你。

但今天我改變看法了。

我覺得人,要的並不是一個被誠以待;人要的,其實是一種相對比的快樂

誠意不能帶來快樂。

或者說,最多的誠意一次奉送,並不能一次帶來最多的快樂。

誠意待人,不聰明的人不會感激,就算感到快樂,也只是一次性就消耗掉了;聰明的人會感激,但可能不會快樂,也可能會覺得你笨,因為誠意不能消化,不能吃,也不能激發什麼腦內激素。但快樂不一樣,快樂可以幫助消化,可以讓食物更好吃,而且還能激發很多好的激素。

無論是聰明還是不聰明的人都要快樂,而且對快樂的感受都是同樣的,也能夠對同樣一件事情 感到差不多的快樂。

所以,談判或許,只要不欺騙,都應該要盡量讓雙方的快樂(很多時候,就是利益)最大化,即便你知道手中還有籌碼能給,但如果少給一點,然後在往後的過程中運用一些策略或步驟,讓對方逐步地感到快樂,慢慢地願意做更多做更好以得到更多的快樂,那麼兩個人就都是贏家。

快速結論:

如果一開始就單方面地釋出最大化的誠意,反而無法讓雙方都最快樂。

人要的不是實質體現的誠意、和絕對的快樂,而是要你用心地替他帶來”相對最高的”快樂。(先給十塊,做一樣事,然後做好了沒額外的好處,因為好處已經拿光了,跟斬釘截鐵地先給五塊,之後要求做一樣的事要求一樣的品質,最後追加讓他拿到八塊,那快樂完全不同,甚至後者可能還比較高)

我覺得雖然這對很多人來說,應該是很早就體悟到的事,但對我來說,就是有個心結,因為我一直覺得,邏輯上應該釋出最大的誠意,獲得的應該是最大的成果才對啊,不是人性本善嗎?尤其是面對你自己覺得是善的人,例如朋友之類。但最近幾次看到一些文章,也想了一些事,或許我會慢慢解開這個結。

但,這樣真的有比較好嗎?我不知道。

另外一個文章的標題,正義與邪惡。的感想,是來自於最近經常發現自己認為行事作風不見得正派的人,其實往往也能在這個社會上獲得不少掌聲,甚至,某種程度也直接或間接地給社會帶來好的結果。

這讓我苦思很久。

上一回針對這件事,我有一些感想,那就是正義不能光只是正義而已,而且還得要很努力。很努力地正義,才有可能戰勝很努力的邪惡。

這一回,我又多想通一件事,那就是

為何邪惡總是很努力?

為何邪惡的一方總是看起來很努力,又或者”比較努力”呢?無論從柯南還是美國超人的電影裡來看,其實邪惡的一方其實都是非常努力的,他們努力的抱持著邪惡的意念,妄想著不正當的邪惡的報償,並且做著邪惡的事。

我今天想通了,那是因為邪惡之所以為眾人所不齒,通常是那邪惡的一方正在謀求的,是與其努力程度不對等的回報,例如,同樣的努力,邪惡的一方所追求的可能是統治世界或是攫取銀行金庫裡和他的即便非常努力依然不對等(的多)的回報,而反觀正義呢?正義的一方,通常會被認為正義,乃是因為他們行事作風得遵守這個社會的規範,所以無論你是會飛還是會從手裡射出網子來,抑或是你生氣會變很大隻還是拿把搥子可以把雷電都吸下來之類的,如果你正義,那麼你便還是無法”不公平地”運用你那”不公平”的力量得到”不公平”的報酬,總之,你必須謹守著和大家差不多的能力、差不多的行事方法,並且也僅能獲得和大家差不多的報酬,否則你(很可能)就是不正義。

總之,我一直希望自己不要說是正義好了,至少正派,希望自己能夠誠以待人,不要欺負別人來換得好處,不將自己的快樂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不讓自己的報酬來自於別人的損失,但最後我發現,很努力這麼做的結果,反而不見得能為社會帶來最多的好處。

這點非常奇怪,或許以後再來討論。但大體上邪惡如果是漸進的,那麼在邪惡越過那個”會被群體撻伐並加以毀滅”的臨界點之前,邪惡其實是會不斷地、快速地獲得比正義更多的小勝利和小報酬,而再加上邪惡的一方心中所想的報酬總是超乎常理的高,那也就理所當然可以想像為何邪惡的一方總是能夠比正義的一方更努力了。

雖然不太確定這個領悟會導引出一個怎麼樣的人生結論,但至少好像解答了我思考邏輯上的一個難題和的窒礙。

邏輯上是通過了,但這樣的領悟對道德或人性的提升究竟有沒有幫助?我不知道。

 

作者: dAb

葛如鈞。1981年生於臺北,台灣大學資工博士,奇點大學見證者,前瞻科技傳教士,現任職於台北科技大學互動設計系 專任助理教授。

在〈[雜感] 為何誠意不能帶來快樂?為何邪惡總是比正義更努力?〉中有 2 則留言

有時大家認為的邪惡可能只是看到了大眾不願面對的真相 他們不是隨大眾沉浮 而是勇敢的去行動 這是需要相當大的勇氣的 我認為這種人應該尊敬 在評斷正邪之前應該請大家看看自己貪婪的人性

關於”如果一開始就單方面地釋出最大化的誠意,反而無法讓雙方都最快樂。”
我想是因為單方面釋出最大化的誠意其實反而比較沒有誠意,怎麼說呢?從給錢的例子來說好了,其實一次性的釋出好處,只是對給錢的人方便行事而已,期待給十萬超過十萬的水準這樣;但是對收錢的人來說這並無法感到快樂,他必須時時刻刻提醒自己,對方給了兩倍對方給了兩倍對方給了兩倍…,所以我覺得總的來說,單方面釋出最大化誠意反而是比較沒有誠意的結果。

留言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