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技] 小白兔情緣(續)

[雜技] 小白兔情緣(續)

[ppw id="976943″ description="" price="1″]

續上一篇「小白兔情緣」,理應斷在那個結尾了剛剛好的,只不過,一時好奇心起,查了查電腦裡頭1,184筆聯絡人的資料,試圖找出當年那個小白兔美眉是何許人也,會不會我那所謂的小白兔情緣其實只是夢裡發生的情事。怎麼想,都覺得深夜裡在汽車旅館傳簡訊給小白兔文青唱片的店員,而且還收到和洗澡有關的回音,真是一件太詭譎的事。

翻找了一會,小蔡?好像不是,想破頭就是想不起來,只好用凌厲的眼神試圖從一千多個奇形怪狀的名字裡找出可能一閃即逝的那名字。從最後一筆往前捲動啊捲動,就在快要放棄,往回捲到清單開頭的「小」字部的時候,霎那間映入眼簾– 小戴子…對呀!是 小戴子沒錯!

鼓起勇氣,把名字放到 Google 上頭搜尋了一下,第一筆資料就讓我震撼:

音樂專欄成員介紹之二小白兔唱片行戴子店長 – roodo – 樂多日誌

blog.roodo.com/superagogo/archives/7391213.html – 頁庫存檔

2008年10月27日 – 前幾天AGOGO在樂多日誌的左鄰右舍隨意閒逛的時候,突然看到一篇「我們台灣人的樂園在哪裡?」,瞬間跌入回憶的漩渦裡~遙想當年…

什麼!!?店長!?小白兔唱片行的店長?

有沒有搞錯?

難道說,當年不知哪來熊心豹膽偷到的電話竟然不是只一個打工妹而已,還是個店長。雖對文青唱片行的倫理不甚了解,但再怎麼說也是得要深入到文青音樂圈核心地段(的孩子)才有辦法當到店長的吧?就如同當年打工的地方王品台塑牛排的店長得要最會端盤子一樣(笑)。

點進去方才那個搜尋結果,驚喜發現裡頭資料完整,有部落格還有相簿,於是連了出去到小戴子(不知道網路上都說是戴子為何我的是小戴子,但電話真的沒錯喇,一支手機一支市話,市話真的就是小白兔地下一樓的窟呀)部落格。最新的一篇文章–其實不一定很重要,講的是 Radiohead 來台,果不其然,瞄一眼右上角的文章日期,媽呀,January 10,2012,才幾天前而已。

不是很能夠清楚表述這種感覺,一個遺忘了可能五六七八年有的角色,說角色有點怪,但也不能說是生命的過客,總之,就是一個要過電話傳過簡訊的ㄇㄟ,在多年後自己才突然醒悟到對方的社會地位(笑),應該說,社會角色吧,也才突然佩服起自己當年何來的傻勁,然後這樣一個幾乎在腦海裡沒有作動的人物,突然間活現在網路上,一個還在運動的部落格裡。

其實,這還不是最讓人感觸的,看了那篇 Radiohead 來台文章,才真是悲從中來,好喇,沒有,總之,就是一種很脫軌的感受。我以前是那樣– 一個傻傻的不知小白兔和小白兔的ㄇㄟ的孩子,以及現在是這樣– 一個耳朵裡塞著萬能青年旅舍,iTunes裡頭有104美元的偽文青,而她,以前是個其他文青口中「貝斯手,長得很可愛的戴子」,現在卻也不能說放棄音樂了但進入了登山的領域

只能說,不知道,不勝唏噓這成語,現在能用在這兒嗎?

以上。

[/ppw]

[雜技] 小白兔情緣

[雜技] 小白兔情緣

突然走進了師大的小白兔

[ppw id="976981″ description="" price="1″]

好久沒那麼文青,一切都要怪聽了一整天的萬青(文青對「萬能青年旅店」的稱呼)。聽了一整天,看著手裡iPhone充斥著亂碼的萬青專輯曲目(想當然爾是一切都是因為下載的緣故…)導致Google來的萬青樂評完全看不懂,什麼殺死石家莊什麼胸口碎大石,哪首小號甜美貝斯激昂,一整個無法進入狀況。

一咬牙,就到了小白兔。

走進去一陣歷史的浪潮襲捲而來,誰的歷史?我的歷史。我的小白兔情緣。不用說當年是哪個少女帶我走進The Wall小白兔,而是突然想起當年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竟然想偷把現在想想該是文青才得碰觸的小白兔店員,而且還要了電話互傳簡訊!!

小白兔對當年的我而言只不過是個賣唱片的地方,只是不知為何人總是那麼少而且沒賣陶吉吉。小白兔店員於我而言就是個小白兔!不知天高地厚不知道用了什方法跟她要了手機號碼,接連幾天還通起了簡訊!?詳細內容和步驟我真的記不得了,幾乎一丁點也想不起來,如何開口的也一樣模模糊糊,隱約只記得好像去雲林之類的南部地方參加研討會,住在汽車旅館裡窮極無聊,躺在床上的時候,一邊看著旅館的色情電影一邊和長相酷酷但應該是個美人的小白兔美眉傳簡訊!其中一封她傳的「剛回到家了,正要去洗澡」好像,應該,是這樣。

那是個還沒有啾咪的年代。

待續

[/pp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