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博士頭貼即將上架 iOS10 iMessage Sticker App Store!- 整整七年後的再來一次。

整整七年了!

當我登入一般用來上傳 App 給 Apple 審核的 iTunes Connect, 突然記憶湧現。六七年前,幾個學生一起力拼上架,對抗 Apple 審核團隊,一直到創立公司 等等的影像,在眼前閃過。

iTunes Connect-1

iTunes Connect-1

其實更有趣的,是這次建立 寶博士頭貼專案 的過程,那種面對最新的產品所需要的最新的程序,網路上沒有多少資料,許多 build error 都要自己摸索的過程,最讓我懷念。想當年 2008 2009,台灣還沒有多少支(大概不到30萬)iPhone,我們一群學生聚在一起研究如何搞 App,我在宿舍裡熬了不知道多少個夜研究當年才剛問世- 難用的要命的 Apple Developer Certificate 平台 和 天殺的看也看不懂的安全性機制 Provision File。如今,2016 年,Apple Developer 後台的介面已改(在某次被駭之後),iTunes Connect 介面也變得煥然一新,但這些安全性機制怎麼還是一樣難搞啊!傳了大概七八遍,都說我的 App 檔案缺乏認證…

電影導演都很會說故事。

電影導演都很會說故事。

最近連續看了兩個導演說故事,但都不是用電影說故事。一個,是大導演 大衛.林區 在一部 YouTube 側拍裏,一邊煮一種奇怪的南美洲食物 Quinova , 一邊說一些故事。

那畫面已經過去幾個月,到現在還是歷歷如新。黑黑的廚房裡,導演點著煙,一點一點的說著故事,一邊算著 Quinova 煮熟的時間。有點沙啞的聲音,一邊描述著有點詭異的情節,一邊對著鏡頭張牙舞爪。根本也不記得他說的故事內容是什麼,但那整個情景加起來,真是難忘。

另一個,則是剛買的 是枝裕和 導演的「宛如 走路的 速度」,看了才一半,但大腦好像已經同步到導演的思考世界裡。好好看。

導演們 都真是會說故事。

當博士裝起了 iOS7 – 一些小小心得

這個slideshow需要JavaScript。

繼上一篇探討沒有賈伯的 iOS7 之後,博士就忍不住更新了(開發者限定)。有朋友問起,博士安裝好 iOS7 – 這個蘋果號稱"自 iPhone 發明以來最大的革新",究竟玩起來心得如何。就姑且讓博士簡單,且隨機地做一點小整理 分享給大家吧:

  1. 有些 Icon 真的很醜,第一醜是 Game Center, 第二醜 Photos, 第三醜 Reminders, 第四醜 書報攤 Newstand, 第五醜 Settings. 其他都還蠻漂亮的
  2. 很細,真的很細!Safari 裡頭的 loading progress bar 幾乎只有 1pixel ,感想是,如果沒有 Retina 螢幕,根本無法走 Flat UI Design,有了 Retina ,這條路才變得可能
  3. 有一些習慣已久的 視覺暗示被拿掉,真的非常可惜,而且用起來有點糟糕,例如一開始經典的滑動解鎖(Swipe me to Unlock, 這裡有一張有點糟糕的圖可以說明它幾乎要成為文化一部分的經典價值)竟然被拿掉了,滑動留著,但少了視覺暗示,整個就是會傻掉(不講誰知道往哪邊滑動啊)說真的,我差不多第十遍看著新的 Lock Screen 發呆不知道要滑哪一邊,然後一出手,就是滑錯邊。
  4. 關閉背景程式用滑的,也是很不習慣,明明就可以保留按住不放打叉叉關閉,Jony 就硬是給人家拿掉.
  5. 鍵盤有點怪怪的,以前用 Android 最痛恨的瀏覽器內文字輸入框跑來跑去的問題,在 iOS7 裡頭竟然也會發生… 這本來是 iPhone 最棒最聰明的地方之一啊…
  6. 那個根據手機角度視差移動背景和浮動視窗的 idea 很酷,但似乎會帶來大問題,目前看起來,還是會有些微跳動,而且,當背景被APP蓋住,又再次回到 Home Screen 的時候,ICON 們的位置會跳動一下,原因無他,就是因為在用 APP 的時候,手機的角度跟位置已經移動了,但 ICON 們卻還只記得「上一動的位置」。這樣說明,瞭嗎?總之,不知道它們要怎麼解決這個問題。如果要解決,勢必就要耗電…
  7. APP 的放大縮小是"根據該 APP ICON 的位置和方向做縮放",有點難解釋… 請看上方幻燈片的最後兩張。
  8. 還有點不穩,有許多 Bug,這也難怪 Apple 要拖延到 今年秋天 才願意公開讓所有用戶下載安裝了
  9. 喔 對了,還有,預設的背景圖片好醜!

先寫到這裡,之後想到再補囉~ 也已經安裝的捧尤,有什麼想幹樵的地方,歡迎在下方留下回應,大家一起幹樵吧!~XD

黑特雜碎文,在一個大雨過後的夜晚

警告,以下為 [雜碎文],非誠不必一定要看。

——–

身為一個大致上手機響三聲以內就會接起的人,剛剛忘了帶鑰匙受困樓下,各致兩 位室友各兩通電話,都是(感覺上)響到被掛掉,按電鈴也沒回應,想 說,好 吧,也許你們都在外面或女朋友家忙著做愛就算了,原諒你們,只是以後休想在我 也在做愛的時候打給我叫我幫你們開門!

在自己家樓下踱步五分鐘,結果總算有同棟樓的人出來了,我拿著神祕的開鎖工具 (其實只是一把小雨傘)破解了自己家的門走進去,我驚訝的發現那兩位 神奇的 室友竟然都在家!

神奇一號笑咪咪的說,怎麼了嗎?我說我忘了帶鑰匙,但是剛剛有按電鈴欸。他笑 咪咪的說,喔有聽到啊,但因為不知道是誰所以就沒理他。

走過客廳看見神奇二號打著赤膊一臉木然在看電視,手機放在桌上,我說我剛剛好 可憐被困在外面,有打給你噢。他臉往我的方向偏移20度,然後說 喔 我剛洗好澡 出來所以不知道。

接下來,我唯一能做的,只是像個幼稚的孩子,打開門,甩門進房間,然後賭氣地 坐下來寫這篇如同黑特板一般的文章。把我的黑特分享一些給大家

感謝各位。

【轉】只放拖鞋的鞋櫃: 小談 2012 政黨票

http://walkingice.blogspot.com/2012/01/2012.html

朋友寫的懶人包被讀者舉手說–怎麼沒提綠黨支持廢死?朋友認真上網卻遍尋不著哪裡有說台灣綠黨要廢死,所以決定不加以修正:

「無論是選舉公報、綠黨的網頁或是宣傳,我都找不到廢除死刑的實質政見,因此我也說不出支持廢死請投綠黨,或是反對廢死請不要投綠黨,對我而言,公開承諾的事情應該要持續追殺,沒有白紙黑字的事情,我當作它從未存在。」

沒有想到,反而是綠黨黨員Andrew跳出來誠實說明:

「我是綠黨的黨員之一,從幫綠黨固票的力場,本應該模糊帶過,不過我覺得政治選擇要誠實揭露,所以來跟不熟悉的朋友談一下廢死政見。

綠黨跟其他政黨很不一樣之處是全球的綠黨是有一套制度在維繫全球串連的,全球的綠黨決策機制做成的決定對各國都有一些拘束力。2001年4月在澳洲坎培拉曾經通過一份文件「全球綠色憲章」,大致提及了全球綠黨要遵守的幾個重要政策。

6.10 「要求世界各地廢除死刑」

所以廢死是一個綠黨非常清楚的公開政策,不論支持或著是不支持,都請選民加以考慮,謝謝。」

這個回應的舉動本身 與回應的內容 都讓我感動。

整個文章和討論的過程是那麼樣的理性對談、實事求是,我實在樂於看到台灣網路/政治/或網路政治 的生態,繼續往這樣的一個方向前進。

而我的回覆會是:

「Dear Andrew, 我不喜歡所謂的「全球拘束力」,但您的回應讓人感受到選舉活動中難能可貴的誠實正直,我或許不會因為這樣投你們,但至少印象分數你們拿到了。」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