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de in Taiwan!

去機場的路上,Uber 司機是個哥倫比亞共和國來的黝黑壯漢,聲音低沈 就像好萊塢電影裡的總是站在夜店門外看守著,不讓主角輕易入場的那種角色。上了車他問我去哪,我說 Vegas for CES,經過我的解釋,他第一次知道所謂世界最大消費性電子展。我問他有沒有聽過台灣,去過嗎?從這裡,原本沈默的他 打開了話夾子。

他說,當然聽過台灣,他曾經去過那邊,在美軍服役的時候,他曾在伊拉克待過兩年,然後駐紮在日本一段時間,接著轉往阿富汗又待了三年,他的人生就是在這之間毀掉了。

我問他,哪一段裡頭毀掉的,怎麼樣毀掉,日本女人很可愛啊。他笑著遙遙頭沒有回答。

他說為了取得美國國籍,他選擇服役美軍,結果現在變成這樣。究竟 Uber Black 司機背後的人生是「怎樣」,我也不好意思細問了。

他說,你來自臺灣,是要去 Vegas 展覽科技產品嗎?我有點疑心膽小,回答他說只是去看個朋友。他說,你們台灣一定很厲害,我知道你們專門出產科技產品,我有個朋友,我最好的朋友,他送我很多電子產品,其中有一台 iPod, 那後面寫著 Made in Taiwan,呼~那東西真棒,我那個最要好的朋友,就也是台灣來的,他和我一起去阿富汗,是我的兄弟,他還送給我的孩子一個兒童平板,那東西也是真的很棒,一樣 Made in Taiwan!

他說,昨天他才從 Vegas 回來,因為從 LA 載幾個客人過去。我吹了聲口哨,說「那不錯啊,應該頗好賺。這樣一趟是多少錢呢?」他說 900 美金。「不錯啊,頗好賺的嘛。」他笑笑,說,美國人啊 就是這樣,隨時都可以為了快樂而花錢,為了自由而付出代價,他們不想搭飛機,只因為飛機太便宜了,只要一百塊,那個樣子他們不夠快樂,他們想要搭車去,那樣子他們花錢,夠快樂。

到了機場,我趕著搭上從 LA 往 Vegas 的12點班機,臨去前,他幫我把行李從大型福特黑色廂型車後車廂抬下,一邊說,我的台灣兄弟是我最好的朋友,他的名字叫做 Su (蘇)  。我大力的握了他的手說,祝你有個美好的一天,也幫我向蘇問聲好。那大手握起來真的好粗糙好粗糙,我突然想像這雙手在阿富汗戰地裡持著槍突入民宅執行任務的樣子,同一雙手也握著悍馬車的方向盤,往也許是下一個恐怖份子藏匿的地方,那裡沒有金銀島。

IMG_5023

最終,我拉著行李走向通關處,突然想到究竟該不該問他,有沒有用那雙手 結束過哪個好戰份子的性命。

VN:F [1.9.22_1171]

留言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