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dium] 寶博士日本生存術(三)人在日本心在台 之 太陽花學運「330凱道遊行」東京支援活動 @ 代代木公園

寶博士日本生存術(三)

//以下文字刊登於 Medium 平台「寶博士日本生存術系列」//

來到這裡沒多久,台灣便發生了大變化。

一直希望能夠為台灣的學生、朋友做些什麼。

所以,前些時候,我組織了一個小型的 也算是日本最早的幾個太陽花學運應援活動之一 :

用神祕的方法印了反黑箱服貿海報,聚集了幾個台灣人,
到台場找鋼彈一起合照 應援台灣學生

2014年3月23號的太陽花學運 — 日本台場應援活動

如今,台灣留學生組織,總算發起了【330 東京青空教室】海外台灣民主支援活動 ,說什麼也是要去參加一下。

今日下午一點啟程,從日吉車站出發,天氣很差,下著一種非打傘不可的雨,路上吹著強風。跟著 Google Map 的指引(活動在代代木公園)搭乘四十分鐘的電車,到了明治神宮前車站,出了站一度差點要走到明治神宮裡頭,幸好發現得早,再看一次地圖才發現,原來代代木公園是在明治神宮的旁邊,而不是裡面。

一進去就看到幾個學生,志願站在寒風雨打中,穿著輕便雨衣,替來參加活動的人指路。據我所問,她們已經站了快要一小時。

左邊是日本學生,志願來幫忙,右邊是早稲田台灣少女

然後,再往前走,遇到一個日本大叔,拿著太陽花在跟日本少女介紹今天的應援活動。

大叔說,前面那個櫻花樹下,就是活動所在。

左下為拿著太陽花的日本大叔

視線隨著大叔的手一指,那櫻花樹下 — 我看到傻眼了,天哪

滿滿的都是人!!

櫻花樹下的白傘群,櫻花樹下的奇蹟

踏著滿山的櫻花樹

我們看到 — 人山人海。

台灣人、日本人、各式各樣的外國人,都在風雨中集結起來,一起替我們說些什麼。

就這樣,我一邊調整位置,一邊往舞台中央前進。

以舞台為中心的環景

舞台上(*其實也沒所謂舞台,反正就是一個集中區,或者大家視線的中心)有人在輪流發言,訴說著他們對這次學運的感想。

底下的聽眾,坐在狀態很糟的藍色防水布上。因為下雨加上泥土,上頭的積水黑黑髒髒的。更顯得整個活動的積極跟克難。

一些現場聽眾,以及上頭有泥水的防水布。可惜照得不是很清楚
拍攝觀眾為主的環景

然後,我上台了。

我帶著我的海報,還有一身假學運份子的綠色軍裝外套

上台了。

老實說,上台前,是很緊張的,看著一個又一個上台的小男生小女生,都伶牙俐齒的,好像早就準備好了稿子一樣。內心裡偷偷想要打一點草稿,但一直失敗。

內心交戰,想說,待會如果有機會,主持人問還有沒有人要發言的時候,究竟要不要舉手呢?

最後,我的心理建設是這樣的

“如果上去講不出什麼厲害的話來,那就開兩個小玩笑,例如:我來這裡只是想給各位看看我上網買的林飛帆外套,謝謝大家~之類的,然後儘快溜下台吧。”

有了心理建設,就決定好吧,都花了一個小時風吹雨打的來了,海報也扛來了,若是再問有誰要上台說話,那就舉手吧。

就在這時候 主持人問說還有誰要上台,我就舉手上去了。

寶博士拿起大聲公 在東京說話(有一種多層次穿搭的 fu,以及幸好看起來不算太胖…)

很奇怪,原先覺得應該講不出什麼厲害的話,一旦面對大聲公,面對眾人,看著底下的大家笑(大概是一眼就瞧見了我的飛帆 cosplay 外套)我竟然立刻就開始侃侃而談。

以前看著那些人一直「好不好」「對不對」的,感覺好像是要練過一百年才可以操縱自如的東西,我竟然好像也迅速上手了。

大概是自己站在前台,對於台下朋友們的反應,有放大的效果吧,總覺得我的笑話和意圖激勵人心的話語 —

“我們沒有什麼能做的,只能上網買林飛帆外套然後來到這裡”

“無論這活動今後會如何,請各位心中的火苗不要熄滅”

似乎還頗收效果。

下台以後,心情很複雜。

除了自己用行動 — 證明與理解到,原來一個公眾的場合,加上一支大聲公,是會讓一個人瞬間改變的。從情緒、語調,到整個邏輯思維與反應,通通都會改變。雖然,因為過程還算順利,心裡有些偷偷地小高興,但其實也是有點難過,難過大概過去幾十年來的政治或政客,都是因為這些改變而被改變的吧?總之,有點複雜的感覺。

離開舞台中心之後,慶応大學的前任學生會長很熱心的過來相認,握了手,並且介紹本屆的學生會長給我認識。

另外一名看來很厲害的慶応法學研究所博士生,也走過來打招呼,交換名片,說他雖然學的是法學,但主修還是政治。

這一切對我來說,是個五味雜陳的難忘經驗。

這是我第一次參加這種所謂的學生運動(33歲才來這第一次,也真夠老了,之前幾次參加都是從眾的遊行性活動,只有這一次,是來到以聚會為主、有演說發表的活動現場)

第一次,就不是在台灣,而是在日本 — 某種程度的旅外留學生運動。說起來,怎麼好像有點浪漫哪…

而這也是第一次,拿著大聲公,對著群眾說出一些心裡的想法,說著希望能卸載眾人心理負擔的一些笑話,取悅大家,也嘗試著用舞台言語,匯聚大家的心。

然後

我默默的來,默默的上了台,

也默默的離開。

離去前

天氣,忽然放晴了。

看得見天空 與代代木公園滿開的櫻花。

我對這次的學運,看得沒有那麼重。它勢必不會真的改變我們的台灣什麼,但它絕對會對未來相關的運動帶來深遠的影響。

這,或許也某種程度影響了我 也

說不定。

留言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