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大的 System 和看不見的神。

圖片出自:http://goo.gl/1calY

剛剛去拿送洗的衣物,店裡的28吋舊型平面電視,正對著它的主人,背對著電視專心熨燙襯衫的黑道老闆娘,放送著日本地震,以及可能來臨的10級巨震的消息。

我站在電視前看傻了,地震專家的呼籲和警告,搭配著311的海嘯畫面,心裡覺得很難過。

剛去過日本,東京,那是一個令人又愛又害怕的城市。食物很美味,有很多 Old Fashion 老派咖啡廳,街道很乾淨,空氣很清新,照片怎麼拍都很空靈;不過,也才去了五天,就深切感覺到那種在巨大城市底下生活的壓力,一千兩百萬人的大都市,好像隨便路邊開一間小店,都會有多餘的人進來消費,走在渋谷、原宿、銀座街頭,那種超乎一般都市的高樓密度,和高反差的都市設計(新舊混雜,高低錯落),形塑了整個東京。我抬頭看看仰角九十度還看不到頂的,有著黑壓壓的玻璃的大樓,突然有種『連路旁的大樓都在欺負我』的感覺,這裡的人們是不是也這麼樣想,一邊這麼地快速地穿越大樓們居高臨下的視線呢?這種感覺,在雨中的銀座,尤其強烈。

不只是都市、工作和欺負人的大樓給予東京人壓力,原來還有著自然力量無時無刻的威脅,看著電視新聞的我,深深為日本同胞(巨觀角度下的人類同胞)感到佩服和憂心。如果說,這個世界運作的方式,真的是– 集合眾人的心願,由上帝來分析,並透過無比巨大卻又迅速計算的 Voting System 來決定,那麼,在看著電視新聞報導中,日本地震學家低著頭憂心而又理性地預告可能發生的巨大強震,我的心裡由衷而確實地發出我的心願給那個巨大的 System 和看不見的神,

讓他們、我們、所有人,安安穩穩過個好年罷。

留言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