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電] 蜘蛛人驚奇再起 The Amazing Spider-Man 之 斑馬魚的細胞再生是真的!

去看了電影,蜘蛛人驚奇再起 The Amazing Spider Man,基本上是好看的,女主角被導演拍的很正,但劇情上還是比較喜歡原本的第一集。

這集怎麼說… 覺得稍微比較 Young 一點,沒有那麼黑暗,沒有那麼糾葛,比較青春了些,當然,爽度也比較夠,有點難形容。但總之還是比較喜歡那種在大雨中透過親吻認出對方的老梗…

我們幫摩斯做的社群APP接下來有一個分支計畫,是要給老人用,在iPad上玩社群APP,和世界連結在一起。所以今天拿了五台iPad和我們的APP給五個阿嬤阿公玩。

五個試用者一個八十歲,另外四個有三個六十五,一個六十八,年齡層高到我有點傻眼。很擔心他們無法操作。幸好結果出乎意料的順利,他們簡直玩瘋了。拼命說「難怪我孫子每天都低頭在看就是看這些東西!」XD

簡單速記一下幾個有趣的心得。

[雜感] 為何誠意不能帶來快樂?為何邪惡總是比正義更努力?

讀商周文章 – 羅傑.道森,成交還能讓對手自認贏了。3M、奇異指定講師的談判四招–有感。

圖片來自商周– 光靠談判,就能幫公司一年增加四億五千萬營收,他是名列全球不到百位演講「名人堂」的成員道森,在九月即將來台,傳授三十年的談判心得。(攝影者.楊文財)

圖片來自商周– 光靠談判,就能幫公司一年增加四億五千萬營收,他是名列全球不到百位演講「名人堂」的成員道森,在九月即將來台,傳授三十年的談判心得。(攝影者.楊文財)

以下心得文有些太長,也未經太多思考,請慎入。

[更新] iOS6 Beta 狀態列的顏色將隨時因開啟 APP 的顏色而改變!

看了外電報導才知道,iPhone在 iOS6 下,最上方的狀態列將隨你打開的App是什麼顏色而改變為什麼顏色!(難怪我覺得怪怪的

我的媽呀,原來是這樣…

也太花俏了吧!!!(見下方圖)

寶博士的看法是:

狀態列是在各個軟體移動中最能穩定君心的東西,如果它在顏色上變來變去,將會破壞這種穩定感和安心的感覺。

你覺得呢?

大家喜歡這樣嗎? 到下方留言處留下你的看法吧!

圖文來自:Cult of Mac 外電報導

In iOS 6, The Status Bar Changes Color To Match The App You’re Running

[寶博士] iOS6 深度評測之 憑什麼我們說它醜?(暫)

我很想發表一篇文章– 「iOS6 深度評測之 憑什麼我們說它醜?

白色的時鐘(iPad)、詭異的iPad倒數計時器、奇怪的藍色導引列和狀態列、花俏的陰影和圓角、奇怪的黑白配iPhone照相機… 這一切的一切都很想讓我說「蘋果你沒了賈柏斯,這下真的變醜了」… 雖說自己也沒做過什麼了不起的東西,什麼資格說它醜?

但這次真的有些東西實在太… 例如…這…這是什麼…?

米老鼠!!?

詭異的iPad倒數計時器

詭異的iPad倒數計時器

黑特雜碎文,在一個大雨過後的夜晚

警告,以下為 [雜碎文],非誠不必一定要看。

——–

身為一個大致上手機響三聲以內就會接起的人,剛剛忘了帶鑰匙受困樓下,各致兩 位室友各兩通電話,都是(感覺上)響到被掛掉,按電鈴也沒回應,想 說,好 吧,也許你們都在外面或女朋友家忙著做愛就算了,原諒你們,只是以後休想在我 也在做愛的時候打給我叫我幫你們開門!

在自己家樓下踱步五分鐘,結果總算有同棟樓的人出來了,我拿著神祕的開鎖工具 (其實只是一把小雨傘)破解了自己家的門走進去,我驚訝的發現那兩位 神奇的 室友竟然都在家!

神奇一號笑咪咪的說,怎麼了嗎?我說我忘了帶鑰匙,但是剛剛有按電鈴欸。他笑 咪咪的說,喔有聽到啊,但因為不知道是誰所以就沒理他。

走過客廳看見神奇二號打著赤膊一臉木然在看電視,手機放在桌上,我說我剛剛好 可憐被困在外面,有打給你噢。他臉往我的方向偏移20度,然後說 喔 我剛洗好澡 出來所以不知道。

接下來,我唯一能做的,只是像個幼稚的孩子,打開門,甩門進房間,然後賭氣地 坐下來寫這篇如同黑特板一般的文章。把我的黑特分享一些給大家

感謝各位。

[雜感] 幫外公過生日 與 歷史2.0 的遐想

今天去幫虛歲九十的外公過生日,頗有感觸。

第一次知道外公十九歲時到緬甸當過日本兵,整整三年直到二十一歲;那年,他揹著一名被暗殺的日本情報頭子骨灰,來到一個叫做和歌山的地方,將那名日本軍官的骨灰還給他的家人,最後才回到台灣。

看著外公的表情隨著年輕的回憶而發亮,我心中不禁覺得要是每個人都像這樣回到祖父母、外公外婆的身邊,拿起iPhone、輕單眼還是什麼,靜靜聆聽上一代、上上一代人的口述歷史,然後記錄下來、匯聚且共同存放在一個地方例如Wikipedia 那樣形式的網站,彼此串連,分享,那會是一個怎樣的光景?

一種由小人物的描述 累積、串連而成的,如同鄉村包圍城市一般地描繪而成的,一種全新、2.0式的,歷史樣貌,那或許會是一種全新的史觀也說不定。

歷史,本來就該是交織而成的不是嗎?

 

一些雜感,伴隨著幾張可愛的,未經本人同意就Po上來的外公穿著吊嘎的照片(笑)

外公,

生日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