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Draw Something – Drawsanity 背後的省思

轉:MMDays- Draw Something – Drawsanity 背後的省思

好幾天了,一直想寫點什麼關於 Draw Something 背後的觀察。拖拖拖,一直拖到人家都用兩億美金賣掉了,我的高見還沒生出來。

其實有一些人已經寫過…

包括從 3/12 開始出現了神話般數字「5週2000萬次下載」的報導,然後 3/19號的這個開始分析為什麼爆紅(沒搔到癢處),以及3/20號開始傳出 Zynga 有意收購 Draw Something!– 這個神話般的社群繪圖遊戲軟體, 然後沒過三天 (台灣時間)3/22 Zynga 兩億美金收購的消息正式公開,接著,就是大家開始瘋狂追逐,瘋狂分析。

收購案確定之後的隔天, 3/23 ,開始有人找出是誰讓 Draw Something 活下來了,然後台灣這邊開始有人發現原來 Draw Something 的開發公司 –前身是Iminlikewithyou 的 OMGPOP 其實是著名的 Incubator 創投機構 Y-Combinator 的投資團隊之一。慢慢的,也開始有人出來破除神話(3/24 Inside 的文章:從Draw Something看隔夜爆紅大成功的創業迷思),我們才發覺,原來跟 Rovio 做 Angry Birds 一樣,當年 Rovio 替別人代工了50幾款遊戲,才出了一款自己的優秀孩子– Angry Birds;而 OMGPOP 其實也是熬了六年,做了35 款不紅不綠的遊戲之後,Draw Something 這第 36款遊戲,才大紅大紫,正式為人所知,而且在幾乎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之內,就以兩億美金脫手。

好了,以上是一個整理。大家有沒有注意到,我很刻意地把文章的時間順序都抓出來,讓讀者體會一下這種所謂的爆紅應用所創造的新聞熱潮,這 Draw Something 真的創造了一個特例,一個從大家注意到,瘋狂下載來玩,瘋狂傳遞口碑呼朋引伴,到網路新聞橫流,直到最後的收購案從八卦不到一天變為真實的新聞。總共不過10天!

請注意,剛剛我用了特例兩個字來形容整件事。這基本上,就是我對這件事情– Draw Something 爆紅, Drawsanity 事件– 的基本態度。

這是一個特例,短時間不會再發生。

為什麼 Draw Something 爆紅?

爆紅爆紅,紅,其實只是一個結果,我們必須回過頭來去看它為什麼爆。創業就像烤肉,木炭堆好了,生肉也放上去了,烤肉醬罐子也打開,但無論怎麼搞,很可能火就是生不起來。這種事,可以說是每天都在發生。缺少的可能是火種,可能是烤肉萬靈丹–衛生紙或是吹風機,也可能是其他千千萬萬種原因,無論你急著放再多柴 也成不了柴火,放再多肉也成不了烤肉創業經常就是這樣

好,扯遠了。

[日日記] 倪匡日

[日日記] 倪匡日

昨天老爸帶著拿去影印店彩印出來的博士畢業證書–不只彩色還加框!–全家回台中去掃墓。我也帶著新買的 The new iPad ,一路上因緣際會地去了好讀網,抓了本倪匡來回味回味,因為該網站真好,不僅資料完整,而且 ePub 檔案格式還可以從 iPad 點開來直接匯入到 iBooks 裡頭作閱讀。

[雜感] 兩點心得,心得兩點

(最近越來越愛思索文字安排的順序了,所以標題…)

兩點思索:

  1. 那些為自己的生活訂立許多規則的人,什麼上床前一定要將牛仔褲脫掉,踩上地毯一定要脫拖鞋,洗澡一定要睡前洗不能睡醒再洗,穿過的衣服不能再穿之類的。你只有兩種可能性:a. 某種輕微而無傷大雅的小小強迫症,b. 你一定是生活當中缺乏太多比這個(這些規定)更重要的事情和目標。當年國父11次革命推翻滿清,我就不信他有時間在乎自己什麼時候上床洗澡。也從來沒有聽過哪個偉人傳記或偉大歷史事件背後的推手,他們的故事訴說著什麼強迫性的生活規則。林肯沒有,比爾蓋茲也沒有,後者甚至總趕在最後一秒出門,在車裡換上前一天穿過的西裝。

    Steve Jobs 的故事比較不一樣,我們改天討論罷(逃)

  2.  剛蹲在廁所看了這次新出的村上春樹雜文集的第一篇,還沒看完就好感動啊。故事,就像魔法,小說家用來作為「白魔法」使用,那些新興宗教則拿著故事作為「黑魔法」。在看不見的漆黑森林裡,其實這樣的對抗是相當激烈地存在著。這和我近幾年的感受和猜想一樣。任何宗教,其實都是一種故事吧,透過強烈的故事性,補上人們心中的洞 也填滿那永無止境無法填飽的假設性的廣場。我也要用同樣的魔法,故事的魔法,白色的那種,與之對抗!

以上。

又回到一邊打著以為會是短短的文章,打字的手不斷加速,卻又一直瞄著電腦螢幕右上角飛逝的時間–那樣的日子了嗎?。試試看吧

[雜感] 女生:名為女的這種生物

在 FB 上發了這則訊息:

原來女生是一種叫做女生的動物,她們並不是男生。

雖然反應不算熱烈,但有個可愛的女生來按讚,讓我覺得很開心,她的名字和臉書連結是[ppw id="2786985″ description="" price="1″]  葉雅噗 [/ppw]。長得好像漫畫人物,可惜是之前在世新教課的學生…

Anyway, 其實這篇還有下文,只是覺得可能有點敏感,所以就沒Po了。

基本上,如果你認同「女生是一種叫做女生的動物,她們並不是男生」的這種說法,那基本上就代表男生是另一種動物(因為– “她們並不是男生")。

這麼一來,什麼女權運動的,應該說,過度強調女性平等的那種女權運動,其實是沒有意義的。因為如果昭告了「女生」和「男生」是不同的動物(或者說,不同的動物性),那麼原先就不應該去強調哪裡要一樣啊。我們也不會爭取說可以撒嬌逛網拍以及在餐廳裡笑得花枝亂顫的權力,也當然不歡迎每個月28天的辛苦義務啊。所以女生也真的不用太去刻意爭取什麼平等,其實像我這樣的人,真的是非常崇拜/佩服還有尊敬妳們的(除了妳們的難懂以外…)。

…嗯,這問題真的不是一篇凌晨四點的文章可以解釋清楚的…

總之,我並不是反對女權運動,那當然有其必要,但我一直反對刻意強調男女不平等的運動。我們本來就不平等啊。在很多能力上我們比妳們差,在很多性格上我們也和妳們不一樣,更不用講生理上的不同了。

以上。

[公告] 一些發文規則。大概吧…

最近把04年架的 Movable Type 部落格修復,現在這個(Wordpress Blog)和那個就全都改放在 Dreamhost 的主機代管服務上了。一個月10塊美金,Storage, Unlimited; Bandwidth, Unlimited,頻寬和容量都無限大,真的很難想像。

整個把幾十年幾十GB長年未清的一堆自己架的網站(垃圾很多,有很多類似Temp資料夾的東西,常常就是 欸 我檔案傳給你!然後就把幾G的單檔放自己伺服器然後丟連結給別人。那時候這樣做很帥,那時候,還沒有Dropbox這種東西…XD)加上這兩個對我來說非常重要的部落格,全一股腦丟上 Dreamhost 去了。

[雜感] 尋找一根永不熄滅的仙女棒?

戀愛,就像仙女棒上的火花,

精采,動人,卻有一天總是會熄滅。

要能結婚然後不讓火花熄滅,天天都像戀愛一樣,只有兩種辦法,

  1. 找根一生都不會熄滅的仙女棒
  2. 找根盡量長的仙女棒,然後省著點

妳我都知道,前者幾乎是痴人說夢,後者原則上有點悲哀。

幸好,其實還有第三種辦法,那就是讓這根仙女棒是真的仙女給的:天天變幻多端,永不厭膩,每天雖然都是火光卻總有不同,而且每次好像快要燒完了,又總是能像魔法一般,再燒一次。

是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