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感] 世界的微小變化與我的不等量感傷

這個世界,少了一個人會怎樣?

今天晚上,脆弱的心靈又再度受到小小的敲擊,蛋蛋感傷。適才網上衝浪時看見對岸一篇題為"美技術天才Google地圖奠基人海上神秘失蹤“,對於這種標題故弄玄虛,若有似無的神秘新聞故事常常吸引我毫不思索點擊進去。新聞內容描述了一個對現代世界有巨大貢獻的人-Jim Gray,神秘失蹤。而且啟程出海前,他告訴家人,他要為去年過世的97歲的老母親撒骨灰,這樣的起頭實在像極了倪匡小說裡的楔子,我聯想力沒有倪匡大師一般好,不過也大約可以這楔子編出一千零一個接續下去的故事吧。到這裡為止,這則新聞之於我,都還只停留在一個改變世界齒輪的天才神秘消失的幻想上,直到最後一句話: 並在1998年獲得了電腦科學領域的最高獎項
——圖靈獎
我像你一樣第一次聽到這個名詞,是在去年底,微軟舉辦的"21世紀的運算“研討會上。圖靈獎(Turing Award),大約可以稱為電腦科學界的諾貝爾獎,當時跟滿場的台清交高材生比起來,我也只是半個理工二愣子,所以就算那個研討會的內容與想像的不同,我也因為據說要三位圖靈獎的得主湊在一個場合演講實屬不易,而感到莫名地與有榮焉。
回到這個神秘失蹤的主題上。有仔細閱讀文章的人應該就會發現,這個天才海上失蹤的消息,竟然與 產生了連結。
雖然微不足道地,只不過是在數月前面見過他本人在圓山飯店的演講台上,一派鎮定的在討論時間回答我們實驗室學生的提問;雖然我只不過是對他確實很像天才的深遂眼睛、思考時的認真表情還有那一蓬劍拔弩張的的白鬍子印象深刻。這樣的一點點交叉,就足以讓我對整個事件的感觸全然不同。
就像許瑋倫一樣。


沒錯。我在事故已隔數月的這個時候提起這名引人憐惜的女星,是有原因的。
當我還在淡江念大學的時候,在大學城的十字路口,一間不知名的便利商店前,印象十分深刻;許瑋倫戴著壓低的圓頂帽,跟她的朋友在店旁邊歡鬧嬉笑。這個場景也不知為何清楚地映在我的記憶裡,記憶的內容,大約包含她的朋友一聲捉狹地大喊:「許瑋倫!! 」,以及她帶著點"學生明星"味道的青澀笑容轉頭回了聲:「不要那麼大聲喇~ 」。雖然我一直沒有正確清楚地親眼看見她的容貌,不過我想這段記憶之所以如此清楚,原因該在於我也那般清澀地覺得自己的校園出了個美女,莫名莫名地與有榮焉吧…
在這個Moment,Jim Gray與我 與許瑋倫竟然就這樣連結了起來。
他們都以不及剎那的時間劃過我的生命歷程,然後又突然間也這樣子地劃過世界。
我並不是一個對生死很有經驗的人(在這裡,所謂的生死經驗泛稱至身邊的親朋好友之類),也難怪就算是一瞬的緣分,好像也讓我感觸萬千。
最後就再來提提雨生吧。我與張雨生的緣分,連一瞬都不到,但幾乎就是差那麼一點點。
故事很短,是這樣的。當時還很迷晚上裹著棉被聽小收音機裡的廣播節目的小小年紀,大約是黎明柔的時代吧,某個不太深的深夜裡轉著轉著台就突然聽見張雨生要接受Call-in,或許是感受到了什麼,我從溫暖的被窩裡毅然滾出,赤腳聶聲地到了客廳,播起電話。這輩子第一次也是唯一次的Call-in,竟然就這樣接通了! 有個人出聲問了我基本資料,然後又問我想要問什麼問題,我稍稍緊張但也算清楚的表達了以後,接下來她便請我稍等一下…一段已難考據的時間經過,我的電話還沒有接通,就聽到廣播裡傳來:「…已至尾聲,我們非常感謝雨生今天來到我們的節目…」,我悻悻然地掛了電話鑽回被窩。隔沒幾天,就是那則十年後依然令人心碎的消息。在那之後,相信 或許 那就是雨生的最後一次接受Call-in;相信 或許 我自己就是這個世界上最後一個有緣等候與他對話的常人,好像就可以讓我昇華幻想自己似乎差一點就觸碰到他。就這樣,雨生與我、與其他人,好像就這麼樣產生了那麼一點點的不同,使得那青澀年少似乎稍稍容易地接受了他的離去。我的最初 也是最後一個偶像。
總而言之,Jim Gray、許瑋倫、張雨生,就用這樣的形式,帶點淡淡哀傷地,在我心中,連接在一起。
後記 – :
美國海防隊數日搜尋徒勞無功之後,在Jim Gray失蹤的第五天宣告失敗,並放棄搜尋。現在台灣時間2月16,我也懶的算第幾天了。只能說中國人過年團圓,希望華人的神能幫幫這位六十三歲的老船長,奇蹟似地回到工作崗位繼續推動世界網前邁進。
搜救的過程,奇妙但帶點幽默般的是,Jim Gray失蹤前對於資料庫技術以及微軟的Virtual Earth均有許多貢獻,而失蹤之後,NASA、Google以及微軟,加上世界上為數眾多的天才們,群集努力使用最新的GIS技術想要找出失蹤的Mr.Gray. 包括了Digital Globe總共動用三顆衛星共拍攝了56萬張空中照片,而為了加快檢查的速度,Amazon的技術長Werner Vogels;同時也是Gray的博士班畢業生,把部分的圖片放到工人智慧的beta服務網站Mechanical Turk,,讓成千上萬的網友一起檢閱衛星圖上是否有疑似Gray的船"Tema-cious"的蹤影。微軟的工程師也利用新開發的Vexel來協助搜尋。雖然就像在嘲笑現代科技依然一無是處般地沒有任何收穫,不過從底下的幾個網站上你應該也可以得到像我一樣的感覺 — 感傷,但有趣。
參考網址:
[1. 擁有良好介面與方法的Searching for Missing Jim Gray的網站] 請務必要看!
[2. 某個網站紀錄下極似拍攝到Tema-cious的衛星圖片]
[3. 搜尋Mr. Gray的官方網站]
[4. Silicon Valley’s High-Tech Hunt for Colleague. 完整報導 by NY Times. 2007.02.03]
[5. 更多的可能衛星圖片與海潮分析] ]
[6. 有在更新的Tema-cious Searching Blog]
究竟在消失前的那一刻,發生了什麼樣的事情,他們的心中,又正在想著什麼呢?…
I’d Like to Help!
尋人海報下載: [英文; 西班牙文]  [中文]  [日文]
*如果你貼上了海報,請email至[這裡].

9 comments

  1. to AQUA and All
    昨晚不知怎的福至心靈地就PO了這麼長一篇文章,而且幾乎史無前例的搜集了十分完整的資料,希望能讓也對這件事情隱隱感到興趣的朋友多了解一些。
    一早起來關心是否有人關心這篇文章,便看見AQUA兄的回應,著實是個鼓勵,看樣子以後寫文章又寫到早上的時候也能夠比較有毅力吧 XD
    關於這個故事,再來一點後記。
    總覺得,整件事情就像是Gray的奇妙玩笑。
    以他的研究路線,不知道一共培養出多少全世界頂尖聰明的工程師,任職在世界各地如Google、微軟等一流技術重鎮,Gray的突然消失,除了讓我隱隱感覺到那等倪匡風格的天才頓悟並神秘消失的故事腳本以外,也覺得可能是心理上對人生的思考突然塞車便隨著九七老母的骨灰回歸大海、或是某星人看中他的聰明才智為了防止地球人過度進化而將他帶走,比起之類的科幻情節,另外那種Gray可能只是決定要考考分散各地的優秀學生,看他們怎麼運用劃時代的新科技在汪洋大海中尋找一艘帆船,則要促狹幽默的多了。想到這裡,就會覺得說不定Gray現在不過是躲在世界的某個角落,關了所有的發訊裝置,偷偷觀察各個學生們的表現吧…
    然後直到有一天搜尋有了結果,發現了他的詭計,他再笑笑的帶著鬍子重返講台,劃時代的演說,人類跳躍演進?

  2. 很棒的文章耶;雖然我感傷的也許是不同的名字。
    之前新聞報導小王子的作者聖修伯里當初在橫越西非沙漠時莫名奇妙失蹤的飛機殘骸被找到了,詳情記不清了。我想到有一次誠品晒書節買到一本半價的原文書(因為水漬之故),就是聖修伯里打算開飛機橫渡沙漠的壯舉同時,美國雜誌記者跟隨小飛機之行程拍攝的攝影寫真書。
    也許那些被不停湧起又消失的海浪淹沒的名字只是以另一種方式永遠停留吧。

  3. 感傷是容易的
    因為我們太愛有限的記憶與肉體
    又太害怕無限的生命之外所有的未知
    但如果我們穿越時間的假象
    穿越過所謂永遠之流而
    明白永遠之不可能所以能回眸一笑
    那麼感傷後跟著就是坦然
    更蛻變成 穿透生死的力量
    祝dAb 及大家新年快樂

  4. 我也覺得是某星人怕地球進步太快而將他帶走。
    即使是這樣我透過大寶的文字,
    也認識這樣的大叔,
    反而從此之後Jim Gray在我的腦海裡才剛剛被歸類在一個明顯的位置。
    至少在使用Google時候偶爾會想起來吧!

  5. to Croter
    的確,我也有想過是老外…星人幹的好事。
    不過仔細想一想,覺得好像如果是外星人的話,應該會直接弄一個假的Gray然後幹爆Microsoft的研究方向比較不著痕跡。
    但是會擔心地球人太進步的外星人想必也不會太聰明。哈哈

  6. I need a driver for my phillips snn6500 wireless netcard
    or smc2632 wireless net card.
    I can`t make them run on linpus linux lite.
    Please help.
    Regards,
    PistWeediaPap

留言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