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食] 尋尋覓覓羅多倫咖啡


星期五我一個人回到台北, 最近回到台北車站, 都會為了要吃什麼而煩惱一陣. 信步走到南陽街瞧瞧, 過了令人懷念的考生必備金克多意大利麵, 就快到傳說中的橄欖樹義大利餐廳. 從高三補習的那一年從地理名師的口中聽說橄欖樹之後, 就從來沒去吃過. 這回經過原本想吃, 不過看看價錢, 來個套餐就要將近三百元, 一個人吃晚餐也就別那麼奢侈了吧.
抬頭一看, 竟然發現那尋覓多時的羅多倫咖啡, 就在隔壁! 二話不說便進了去. 第一次吃羅多倫是在大二的時候吧, 那時與女子L在東區逛到肚餓, 還窮著的我就進了轉角的羅多倫咖啡, 點了那令人回味無窮的燻鮭魚Bagel. 第二次吃是在西門町的羅多倫, 依然十足美味. 其實那等美味大家不要想的太誇張了, 只是在這種速食咖啡店裡能夠隨意嚐到冰涼鮮嫩的燻鮭魚, 已經構成我懷念羅多倫的理由. 為何說是尋覓, 其實羅多倫並沒有消失, 消失的只是西門町的分店罷了. 不過在那之後我便很少看見羅多倫了.
這一次, 眼看著米蘭火腿堡的圖案, 我還是點了燻鮭魚Bagel. 餐點來了, 竟然改成純麥Bagel, 就是那種上面很多給老人吃的五穀雜糧, 不過我還是大口的吃了… 嘖, 那冰涼的, 帶點鹹味, 幾乎全生的煙燻鮭魚肉, 搭配大量的生洋蔥, 生菜, 還有鹹鹹的奶油… 雖然Bagel麵包上全是我不愛的五穀雜糧, 還是閉著眼睛一邊懷念一邊把它給解決了.
肚子在還有空間的狀態下, 說服了理智的頭腦, 叫我再點一份米蘭火腿堡. 我照辦了, 火腿堡70元, 份量大概是Bagel的兩倍, 仔細一看, 發現原來裡面的火腿竟然是生火腿! 上次看了電視節目說, 其實歐洲人最愛吃的火腿是生火腿, 用冷凍,灑鹽等方法讓生肉上沒有一點細菌, 食用的時候直接從一條豬腿上切下一片一片的薄片… 這回我仔細的看了看, 可能是我沒見過世面, 這還是第一次看見兩片生肉大剌剌地躺在我的漢堡裡, 那生紅的色澤, 油花的純白, 小心翼翼的蓋起漢堡麵包, 調整好位置一口咬下… 喔, 完全感覺不出是生肉, 兩片新鮮沁涼的火腿, 夾上大量的生菜, 大量的奶油, 微溫的漢堡麵包, 今晚的晚餐真是夠滿足的了.
有興趣的人從站前麥當勞那裡往西門町的方向轉進去, 一直走下去應該就會看見我下一次的目標[橄欖樹]和這次所享用的羅多倫咖啡.

2 comments

留言回覆: